新榨季产量预计约74万吨 糖厂致力于提质增效

  内蒙古甜菜糖调研:

食糖产量位列全国第四

  2003/2004—2014/2015榨季,内蒙古(为和糖协数据统一,此文将张北地区纳入内蒙古范畴)甜菜糖产量持续低于20万吨,直到2015/2016榨季,才开始明显提升。2016/2017榨季,内蒙古甜菜糖产量从前一榨季的28万吨增加至46.33万吨。2017/2018榨季,更是增加至48万吨。2018/2019榨季,内蒙古共有8家集团旗下的13家糖厂开榨,随着新糖厂的落成投产,食糖产能和产量都有了实质性提高,但在天气影响下,最终产量低于预期的80万吨,只有65万吨。

  2018/2019榨季内蒙古甜菜糖产量占国内甜菜糖总产量的比例高达49.04%,超越位居第二的新疆,其占比41.68%。内蒙古甜菜糖有继续增长的空间和潜能。从全国范围看,2018/2019榨季,广西食糖产量占比高达60%,之后为占比19%的云南,再之后为占比7%的湛江,内蒙古产量占6%,位列第四,新疆占比5%,位列第五。甘蔗糖依然占市场主导地位,其产量占比超过86%。

  内蒙古有8家集团涉及食糖生产和销售,旗下已经建成并在2018/2019榨季投产的糖厂有13家,下榨季有两家新建糖厂计划开机。目前,内蒙古糖厂的产能比较集中,优势糖厂的竞争力继续增强。内蒙古糖厂中,产出最大的是佰惠生、博天和众益,而单个产能最高的是新建糖厂,如高产能的代表晟通、佰惠生和博天。可见,产量和产能的一致性代表了优势力量和资源的集中。

  以往,内蒙古甜菜出糖率普遍在17%,而到了2018/2019榨季,却成了最高出糖率。通常,第一年开榨的新糖厂,出糖率较高,一是设备先进、生产效率高企;二是甜菜播种第一年,没有重茬和迎茬种植的问题;三是新建糖厂选址比较合理,适宜甜菜生长,出糖率大多高于13%。

  糖厂致力于提质增效

  2018/2019榨季,内蒙古甜菜出现了出糖率下降的现象,究其原因,糖厂总结了不少原因,而超过半数的影响因素都是历史罕见。其一是天气,不利环境令甜菜产量和含糖率都低于预期,最终造成出糖率整体偏低,企业生产成本大幅增加。其二是第一年投产的糖厂,缺少种植和生产经验,开机阶段几度暂停修整,机器的误差、农户的误差以及人为的失误都被放大,经验不足令误差也超过预期,最终个别糖厂的实际产量误差接近50%,往年甜菜丝平均16%—17%的含糖率成为2018/2019榨季高糖分的典型,整体拉低了内蒙古甜菜糖的产量,这也是成本上升的重要原因。其余暂不赘述。内蒙古甜菜糖成本提高,低的在4600—5000元/吨,高的在5500—5800元/吨,相较于甘蔗糖的成本优势降低。

  2019/2020榨季,凌云海和荷马糖厂各有1家新糖厂计划投产,其余糖厂经历了之前的锻炼,积攒了经验也吸取了教训,更重要的是,糖厂普遍亏损,虽然没有市场传闻亏损十几亿元那么严重,但也难见到盈利的企业。新榨季,糖价未见明显回暖迹象,糖厂依然要开机生产,提质增效、降低成本就显得非常重要了。

  一部分有实力选择甜菜农户的糖厂,摒弃重茬、迎茬甜菜,甚至在合同中明确,一旦发现,就完全拒收。一部分经济实力雄厚,追求一流品质的糖厂,不断引进世界先进的种植和生产技术,降低损耗,提高效率,赤峰众益糖厂对日本纸筒种植方式和欧美先进设备的引进就是代表。一部分自身拥有农场的糖厂,舍弃了订单农户种植,几乎全部用自家农场种植的甜菜,轮种和成本优势明显,敕勒川就是代表。而对于本身吃不饱的糖厂,虽然意识到重茬、迎茬种植的甜菜糖分和产量都会下降,但他们更多的是无力感,收购数量本就较大,严禁不现实,控制也显得无力。

  在没有实力拒绝重茬种植的甜菜的糖厂中,以质论价的收购方式受到关注,已有几家糖厂打算在2019/2020榨季对20%的甜菜进行以质论价的收购,设置保底价、封顶价以及平均参考糖分,根据糖分来确定最终的收购价格。如果效果达到预期,那么将激励农民提升甜菜糖分,重茬和迎茬的问题将得到解决。

  根据调研采集到的种植面积以及各糖厂糖分水平,可以估算出最终的甜菜产量和食糖产量。新增种植面积集中在第一年投产的几家糖厂手中,老糖厂则更多是主动降低种植面积,而且老糖厂有不同程度重茬种植的问题。除去凌云海的影响,内蒙古食糖总产量增加趋势并不明显。

  现有的甜菜产量和食糖产量预期都是建立在外在因素稳定的基础上,2018/2019榨季被认为是天气和条件异常的一年,2019/2020榨季的预期则是建立在天气正常、糖厂生产正常的基础上,而这两个正常水平都是高于2018/2019榨季的,最终产量预期应该小于或等于我们的估算值。根据调研数据推算,2019/2020榨季,内蒙古甜菜糖总产量为73万—75万吨。

图为内蒙古食糖产量(单位:万吨)

  扣除凌云海的产销数据,2019/2020榨季,内蒙古包括张北的糖厂在内,整体种植面积变化不大,稳中略增,甜菜产量小幅下滑,但因种植面积增量集中在生产效率较高且糖分较高的糖厂,最终的食糖产量不降反增,前提条件是天气和糖厂生产恢复到往年平均水平。在调研期间,内蒙古部分地区已经遭遇了三轮霜冻,甜菜需要补种,未来天气状况如何、计划投产的两家糖厂能否如期开工,都是不确定因素,考虑到实际产量通常低于预估数据,我们认为,2019/2020榨季,内蒙古甜菜糖最终产量与2018/2019榨季相差不大,仅小幅增加。

图为两个榨季内蒙古食糖产量对比(单位:万吨)

  销售节奏将更加稳定

  内蒙古甜菜的生产和销售时间段与甘蔗糖不同,甜菜糖厂主要在10月后开机生产,农历小年之前完成甜菜糖料款兑付,春节前后的2—3月多数糖厂收榨,销售也集中在春节之前的几个月,甘蔗糖厂则在4月开始生产,这时,甜菜糖库存所剩已不多。2018/2019榨季,由于预估增产较多,且几家新糖厂开机生产,行业普遍对后市价格较为悲观,所以加快了销售节奏,集中在春节前,尤其1月的销售量同比、环比均大幅提升。3月开始,糖厂陆续收榨,食糖库存也消化大半。2019/2020榨季的销售节奏预计相对稳定,一是新糖厂有了一定的经验,与中间商也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;二是内蒙古甜菜糖的品质完全经得住市场考验。

  内蒙古糖厂对于食糖产业的发展前景还是非常乐观的,不断有新糖厂建设和投产。短期的糖价偏低、糖厂盈利困难并未打消糖厂的信心,反而成为糖厂提质增效的动力。

  不过,对于2019/2020榨季的糖价,多数糖厂表示不乐观,其认为供应和政策压力较大,个别糖厂认为糖价将在5300元/吨附近长时间运行。

  甜菜种植面积相对稳定

  种植面积或与上榨季持平

  凌云海宣称将会新开一家糖厂,所以面积增加较多,除去这家不稳定的因素外,其余糖厂落实的面积有实质性增加的糖厂只有3家,分别是晟通糖业、敕勒川糖业和太仆寺旗佰惠生。敕勒川面积增加约2万亩,佰惠生则是略增,晟通增加约11万亩,面积增加最明显最确定的就是晟通糖厂。其余所有糖厂面积都有减少,且主动降低计划种植面积的占绝大多数,少量糖厂是落实面积低于计划面积,总体导致凌云海以外的糖厂总面积出现小幅降低。综合来看,内蒙古新榨季的面积去除不稳定的超预估的部分,预计2019/20榨季内蒙古甜菜面积跟上榨季相比基本持平在200万亩上下,较上榨季变化不大。

  收购价稳中有降

  内蒙古部分产区对种植甜菜的农民提供了额外补贴,方式有两种:一是按甜菜重量补贴,如每吨补贴给农民20—40元,有些地区是对新建成的糖厂在头三年给与补贴;另一种是按土地面积补贴,如赤峰松山区政府就对区内膜下滴灌种植甜菜补贴150元/亩、非膜下滴灌种植甜菜补贴100元/亩,平摊后,农民拿到手的甜菜价格增加了30—40元/吨,最高达到560—570元/吨的收购价格。张北和包头等地的糖厂收购价格就是农民最终销售的甜菜价格,当地政府部门没有额外提供补贴。在争地现象比较严重的甜菜种植区,个别糖厂会通过临时提高收购价格的方式,争取与更多的甜菜种植户合作,这也是2018/2019榨季内蒙古甜菜收购价格一度高达570元/吨、创下历史新高的原因。

  2019/2020榨季,内蒙古甜菜收购价格多数下调,如果凌云海的第3家糖厂投产,则13家糖厂中,将有5家的收购价格与上榨季持平、4家下调,只有两个集团的下属糖厂计划提高10—20元/吨,提高的原因是计划内的新糖厂投产,甜菜资源紧张,为避免糖厂吃不饱而提前将甜菜收购价格小幅上调。2019/2020榨季,内蒙古甜菜平均收购价格为515—530元/吨,其中包括凌云海在内的3家,给出了570元/吨的报价。

  糖厂降低甚至取消补贴

  对于农民购买农用机械,国家一直有30%—40%的补贴。2018/2019榨季之前,内蒙古糖厂也会为农民提供20%—40%的农机补贴。正因如此,内蒙古甜菜产区的机械化水平很高。当然,都以小农机械为主,几百万元一台的大型种植和收割机械,只有糖厂才有能力购买和使用。

  2019/2020榨季,绝大部分糖厂都取消了对农民购买机械的额外补贴,除了糖价偏低、糖厂亏损严重的原因外,农机两到三年就要更新换代、企业补贴压力大也不可忽视。

  未来机遇与挑战并存

  内蒙古天然广阔的大平原有充足的农业土地供应,只要比较收益有优势,甜菜的种植面积就有持续增加的空间。调研所在地区的增资扩建都是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才实施的,在建糖厂原料相对充裕。此外,内蒙古现有的存量土地完全可以满足计划投产的糖厂的生产,并未涉及增量土地,现有的甜菜种植面积占所有农作物的比例只有一成。

  目前来看,甜菜种植比较收益突出。内蒙古产区内,甜菜的竞争作物主要是玉米,部分地区的竞争作物还包括蔬菜、土豆和葵花。在供给侧改革的主导下,玉米种植户,自有土地实现收支平衡较为乐观,但承包土地或者单产较低地区的农户,普遍亏损。土豆和葵花受病虫害影响大,产量不稳定,价格波动大,种植意向变化也较大,收益无法保障,而甜菜的收购价格稳定,副产品中的糖蜜和颗粒粕销量也比较乐观,甚至出现当地不够用要到广西等甘蔗产区采购的现象。个别糖厂开榨初期,糖蜜和颗粒粕已经被预定完毕。

  另外,内蒙古机械化推广便利。华北大平原黑土地,先天就具有机械化种植的基础,调研所在地区基本实现40%以上的机械化种植,个别产区甚至达到100%的机械化种植。甜菜种植的机械化远远高于甘蔗种植。生产加工方面,老糖厂的自动化程度略低。

  较为关键的一点,内蒙古甜菜种植和生产呈现市场化特点,由企业主导,利益为主,糖厂拥有更多主动权。

  结合上述内容,2019/2020榨季,内蒙古土地结构和选择更加多样化,糖分和成本导向更加明显,甜菜种植面积或维持在200万亩,但对应的产量不降反增,在天气和生产条件恢复到平均水平的前提下,产量将小幅提升,预计在73万—75万吨。

  未来,内蒙古食糖产业机遇与挑战并存。经历了连续两个榨季的亏损,内蒙古食糖产业全面围绕提质增效进行种植和加工,降低收购价格、严格控制成本、提高生产效率、节能减排、引进先进生产力、降低额外补贴和扶持、提高土地使用效率等政策频出。鉴于此,内蒙古甜菜糖成本将得到有效控制、甜菜糖分有望恢复到往年较高水准、糖厂生产效率将进一步提升,种植户的选择也将更加科学和严谨。

  (作者单位:一德期货)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